刀刀和小兔的装修日记55

 装修问答     |      2018-03-07 15:28

  丁酉年10月20日 星期五 多云

  夜宴

  今天,是十九 大召开的日子,刀刀可是上午下午都在参加十九 大开幕的学习呢。

  今上那三个多小时N多次鼓掌的报告里可是明确提到建立健全健康的房地产市场——房子是用来住的。十九大报告里也明确提到了社会诚信方面的问题。

  下午,装修公司的L总打电话给小兔,说事情基本上已经弄清楚了,也跟Z老板讲好了,晚上三方一起到Z老板的办公室谈一谈,修复修复已经有点裂痕的关系,毕竟今后还要合作的。

  小兔觉得,既然事情弄清楚了,你们双方协调解决就行了,然后尽快给我们开工,要我们出席干什么?L总连连打招呼,务必请作为中间人参加,毕竟是业主嘛,关键时也请帮忙说说好话。

  刀刀和小兔认为,估计是定了。涉及到报警的话,Y工在装修公司的单方面也不能再抵赖下去了。这本来已经是明摆着的事了,他要是真的蠢到死扛到底,那么受损失的就不是他自己那么简单的事了。MD公司估计也是怕刀刀和小兔那这个事情解除合约,那他们损失就更大了,毕竟是块“肥肉”啊,而且从这件事上来讲,是他们装修公司违约在先,也怪不得别人。

  刀刀和小兔决定去参加这次夜间饮茶会。

  真是有点夜宴或者鸿门宴的味道啊,有意思。

  刀刀和小兔还是提前了一点到了Z老板的办公室,Z老板有几个手下的小工头也在,他也照例用他那套茶具泡好了茶,一脸的风平浪静,果然是不做大哥好多年的大哥啊。

  小兔说起Y工的事,Z老板说我现在都不高兴理他们,那个Y工自那天看完监控后,打了几个电话给他他都没高兴接,又发短信给他请他高抬贵手不要闹大。Z老板说,那就是屁话,第一他要是聪明就不该惹到我;第二,什么叫高抬贵手,放过你让你再坑业主的钱?虽然与我无关但是我也看不上这种小人的行径;第三,机会给过你几次了,前面任何一次哪怕你爽快点承认了,不就没后面那些事了?哦就你聪明,把人家都当成傻瓜。现在再想到服软,没那么容易过门了。

  小兔笑了,说,也要谢谢你配合抓出来一个内鬼的。现在就懂这些心思,将来正式开始了大批的材料进来,尤其是价格高的材料,还不知道要被这矮冬瓜黑去多少钱呢。不过,晚上谈话时,你不会打他吧?

  Z老板说,咱是那种粗人吗?咱是讲道理的人,以德服人。

  没一会,装修公司的人来了,X总说他自己脸皮嫩,不适合出席这种场合,就让L总陪着Y工来了。几声虚情假意的寒暄之后,Y工就主动跟Z老板和我们说,这次的错都在他,责任也在他,请Z老板高抬贵手,海涵海涵。

  呵呵,到了这个地步,还是绝口不提自己私自偷卖业主财产和栽赃陷害他人的伎俩,而是用错和责任这些词来粉饰自己的行为。脸皮能如此之厚也是没得说了,真是“树无皮则不活,人至贱则无敌”啊。到了业主要说报警了,才知道害怕,早干嘛去了?还幸亏尾巴露出来得早啊,不然还真是被你卖了还帮你数钱呢。

  小兔接了一句,道不道歉的,暂且不说,Y工你做事不地道,拿了就拿了,本来也是说过损坏的没用的都给你,可你为什么贪心到好好的窗户也要硬拆下来呢,就是欺业主不在场也不懂,你到时候说一句是坏了的我们就不追究了是吧?还有,你拿了,你诬陷人家Z老板干什么?你看,现在这么一弄,还要延误我们的工期,本来时间就紧巴巴的了。

  Y工坐在那里一声不吭,那张老脸倒是没看出来红不红,估计皮太厚了吧。

  Z老板慢条斯理发话了:Y工你这件事做的不厚道。你自己拿了,为什么赖在我头上,如果我不去看,是不是时间长了监控资料自行更替后证据也没有了,那我就说不清了?还有,当初三方在场,我声明过,碎钢筋没用,工人们会拿走换包烟换瓶水,大物件我肯定不要也不准手下拿,你们都听到的,你还要诬赖我,这个有点过分的。

  Y工貌似都不敢正眼看Z老板一眼,刀刀和小兔在一旁看着可真有意思。

  L总赶紧打圆场,这个确实是我们的责任,我们道歉,Y工也肯定不适合再在这个工地上当监理了,我们会找更好的监理过来的。还是请Z老板高抬贵手,赶紧进行后续的工程吧。

  Z老板没说话,手底下的几个小工头开腔了:

  ——就这么简单啊,道歉有用的话,要警察干嘛?(其实没这句话,只是刀刀觉得这样的场景要是不用道明寺这句经典台词实在是浪费啊)

  ——你没看到我们老板那天发火了,逼着问大家到底拿没拿业主的窗户,弄得大家很害怕,现在弟兄们都不高兴上工了,辛辛苦苦干活还要被怀疑被骂,谁都是娘老子养的,心里不痛快谁高兴干活啊。

  ——我们的名誉现在都臭了,别的工程队,装修公司,甚至有的业主都在到处打听,说我们是不是偷了东西,这个谁受得了啊。

  L总倒是有点脸红了:是我们的错,对不住大家,这样吧,Z老板你看看什么时间有空,我请大家吃顿饭喝喝酒,赔礼道歉。

  Z老板一笑:我很忙的,没工夫喝酒。再说,最近声带动了一个小手术,医生不让喝酒,这里就有医生在,你问问。

  刀刀马上很配合:嗯,对的,不能喝酒,健康最重要。

  Z老板笑了笑,喝了一口茶。

  这句话一堵,气氛瞬间冷了下来,装修公司接不上话了。

  调戏了他们几分钟,Z老板开口了,酒呢不要喝了,饭呢也不要吃了。我提个办法吧。很简单,我生气的是我们公司的名誉受到了影响,这个对我们今后还是不好的,毕竟我们都要在这里混的。我们也不要经济补偿——

  L总满怀希望抬起头,看着Z老板。

  ——很简单,只要你们出一份声明,写明你们MD公司的监理,拿了业主的东西,而不是我们工程队的人拿得,特此证明。盖上你们公司的公章,张贴在小区的两个门口,一个星期,就算是给我们洗刷冤屈,怎么样。

  L总简直就是面如死灰啊。

  高,实在是高!不要钱,不要吃喝,只要名誉上的道歉,一下子把自己摆在很高的必胜的道德层面。不过这出告示的一招,那可真是打在了蛇的七寸上,一击即中对手的命门啊。这告示真要出了,不光是要把MD公司的业务踢出东方这个小区,甚至可能在陶都地面上都能让它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啊。

  高,实在是高!

  只要是正常人,L总是宁死也不可能答应这种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的吧。

  刀刀和小兔好戏算是看完了,不能再待下去了,不然被装修公司扯进来就不好说话了。所以,刀刀和小兔马上借故告辞。

  L总说要出来送送。到了门外,L总一个劲跟刀刀和小兔赔不是。刀刀和小兔也就出点主意,Z老板是大侠风范,吃软不吃硬的,态度要诚恳一点。另外,也给你们提个醒,外地人在陶都做生意,能打开局面不容易,千万不要因为几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员工不管理好的话,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的。

  晚上,Z老板给小兔发了一个信息,事情解决了。下周一和新的监理见面,继续开工。小兔开玩笑说老Z你这招真是要他们的命啊。实在是高!后来怎么解决的?Z老板哈哈大笑,不就是他送了几条烟么,得饶人处且饶人,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吗。咱也不是赶尽杀绝的人。

  不过,Z老板很严肃地说,从他这次的接触来看,这家装修公司水不浅的,你们业主以后也要多长点心眼。

  受教了。

  刀刀和小兔认为,千里之堤毁于蚁穴,MD公司如果这件事内部不处理好的话,这个公司的生命力不会长久的。


标签:


 上一篇:刀刀和小兔的装修日记54  
下一篇:刀刀和小兔的装修日记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