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刀和小兔的装修日记56

 装修问答     |      2018-03-07 15:29

  丁酉年10月23日 星期一 晴

  新监理

  刀刀中午,把整件事描述给刀爸刀妈听的时候,感觉就像是在回放一部很精彩的悬疑电影啊。不是每一户人家的装修都会碰上这样的事的。

  福兮祸所倚,祸兮福所伏。正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刀刀一向喜欢事情没发生前,想到最坏的结果。事情一旦发生,就要往好的地方想,往好的结果努力。所以,这次的事情发生了,刀刀并不认为就完全是坏事,发现得早比发现得晚要好,看到了脓头,就把它挤掉。与其后面被这种内贼监守自盗,现在就开掉他岂不是件好事。

  不过,貌似听说MD公司并没有让Y工卷铺盖么,而是让他换了一处工地继续当监理,反正现在他们公司有的就是装修工程。

  唉,刀刀一声长叹。真要是这样,这家公司怕是长久不了了。至于现在活着以后谁家的装修碰上这个Y工,那就自求多福吧。

  小兔的分析是估计这个Y工跟公司领导也是有点裙带关系的,属于那种想开也开不掉的人。这样的话,这个公司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刀妈说,正好有个事告诉你们。刀姨父退休了,也不准备在单位继续返聘了。刀姨父以前是农机公司的机械电力工程师,对某些装修还是懂行的,刀弟南京的的房子,就是他一直在现场监理的。家里装修这样的事,没有自己人看着不行的。刀妈已经和刀刀的小姨和姨夫商量过了,请刀姨父做我们业主一方的监理,现在不能完全相信装修公司了。有自己人在场,哪怕就是站在那里,也是一种威慑,起码那些人不敢明目张胆“戳烂污”。

  这样最好,中午,刀刀和小兔,和小姨姨夫一起,到工地上看看。Z老板也在场了,L总带着新的监理F工也到场了。这个F工,面相看上去不像Y工那么狡黠,应该会比较靠谱了吧?——事实证明,刀刀和小兔还是太善良太天真——这个,我们后面再继续讲。

  东方小区的门口就是公交车站,有两路班车可以直接到成立刀姨父的住所,我们还特意到公交车站确认了一下,这样刀姨父每天出行就比较方便了。

  你说吧,陶都还真就是那么小的地方。一见面,刀刀的小姨姨夫和Z老板原来都认识,Z老板年轻时也是农机公司的。刀姨父悄悄跟刀刀说,Z老板年轻时就是那种喜欢打抱不平,喝点酒出去打架的角色。

  呵呵,现在那就是金盆洗手了么。我就说吗,第一次见面,就觉得Z老板有一种江湖大哥的风范,这种人,不会玩阴的,你对他仗义,他肯定也是义薄云天的人。刀刀不是同道中人,不过刀刀喜欢和这样的人打交道。

  也不知道是不是经过上次的事,MD公司这一次现场碰头比较积极,哪里需要怎么设计都抠得很细致。甚至连将来卫生间里水管怎么通,门的打开方向这样的问题都拿出来商量。本来就应该这样嘛,要不业主花钱请你们装修公司干什么的,钱这么好挣啊!

  L总今天提出的一个建议,刀刀和小兔认为还是比较贴合实际的,那就是储物间需不需要吊顶的问题,L总认为没有必要,那是浪费钱。储物间有照明和通风就可以了,吊顶完全是摆设。

  总之,今天的见面协调会还是挺成功的。刀刀宣布,从现在开始,刀姨父是业主方的监理,F工是装续公司的监理,加上Z老板,有什么问题大家及时沟通解决。

  刀刀和小兔认为,原本以为事情过去后就该风平浪静了,换了一个监理有了前车之鉴,应该也会认真干活。但是,将来的事情会告诉我们,一切表面上的东西都是假象而已。


 上一篇:刀刀和小兔的装修日记55  
下一篇:刀刀和小兔的装修日记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