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刀和小兔的装修日记116

 装修问答     |      2018-07-05 19:48
戊戌年5月1日       星期二        阴
那你就跳吧
 
关于刀刀和小兔的邻居,最近有两条比较爆炸性的新闻。首先,听说西边隔壁的这个中间套,被卖掉了,也就是售楼中心W总手里的那套,并且听说她利用这一年涨幅的利润,又在本小区内买了一套小高层——高手啊!这就是正宗的钱生钱。也就是说现在这套小高层,再往后的利润,完全就是典型的“空手套白狼”。按照目前的趋势,这两三年内,她轻轻松松就是赚刀刀辛辛苦苦十几年的工资加奖金啊。果然,还是玩房地产的最挣钱。
第二,听说东边邻居跟他们家东边的邻居现在势同水火,有点势不两立的意思。好像是上一次那个现浇顶“越界”几十厘米的事情还余波未了,现在隔壁的隔壁是只要听到装修的声音就去投诉,说是影响他家睡眠了,可是人家装修也不可能不发出声响吧?物业么都是和稀泥的角色。这么一来,这种糟糕的邻里关系,就是住着也不舒服哇。唉,都不知道“邻舍好,赛金宝”的道理么?
刀刀插一句话,教教他们“六尺巷”的故事,话说清朝康乾年间大学士张廷玉的父亲在朝廷做官时,老家寄来家书,说是因为和隔壁人家因为三尺的地基,吵得不可开交,公堂也上了,手也动了,还是个分不清闹不明,于是就想请老张相公动用官府的势力,一定要争这口气。老张相公回书一封,写了几句诗“千里家书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家人见信羞愧万分,主动把自家的墙基退后了三尺,这么一来,隔壁邻居也不好意思,也把自己的墙基退后了三尺。于是两家人墙基之间出现了一条宽六尺的小巷,两家人的关系也变得和睦起来,“六尺巷”也成为了和睦邻里关系的一个很好的象征。
这两家邻居,一个是做生意的大老板,一个是吃公家饭的政府人员,怎么就不能学学“六尺巷”呢?退一步,海阔天空嘛。
小兔经多方了解,今天开始打听比较靠谱的保洁公司的事情,根据经验,在漆匠师傅整体批灰完成后,需要专业的保洁公司来一次比较彻底的清扫工作。然后就是木工打橱柜,木质地板的安装,这两项完工后,只需要强力吸尘器清除一下就可以进行软包装了。
在万能的朋友圈发布信息后,做加工砖的小Z今天说他也可以做保洁,甚至他还做美缝,给出的价格相当低。不过小兔认为,美缝用的涂料,还是需要安全系数的,这么低的价格能不能保证产品质量还是个问题,并且就他加工砖的那个毛毛躁躁的工作风格来讲,还是多看看其他人的产品和报价吧。不过,小Z给出的这个价格倒是让我们知道了美缝和保洁这一块的市场底线在哪里,这样出去砍价的时候就有依据了。
今天是劳动节,但是光荣的劳动人民们不放假,刀刀和小兔也不放假!今天争取把石膏线、美缝和吊顶的合同谈下来。正好老Q说院子里管线的布线需要买一卷护套线,顺便到夹板市场去把它买回来,反正也简单,HC灯饰的少东家那里,一个微信就帮着提前把货备好了。
CG美缝的小老板还是价格咬得死死的,坚决不肯松口。小兔也没那个耐心一直跟他墨迹,一句话,加300块钱,红木凳子你也要照送,高兴做就签约,不高兴就拜拜,老娘很忙,没工夫陪你讨价还加。绝招一出,“自信帝”小老板应该也看出苗头了,生怕生意黄了,大家各让一步,就这么说定了。签约,对方要求先付一半定金——没门,我们现在的规矩是,先付一千,到场开工付到一半,完工付九成,然后视使用后质量情况在一年内结清余款。小老板一听顿时惊为“天人”——姐,你对市场内幕了解得也太清楚了吧?
笑话,没几把刷子,还能淌装修市场这样的浑水?
OP吊顶,老板也没办法一直咬紧那个价格了,在小兔凌厉的砍价攻势下溃不成军,只能打苦情牌,姐,不能再让了,再让就没有利润了,再让我就要跳楼了。
小兔微微一笑,没事,你这里是一楼,那你就去跳吧。
OP老板:……
这个坑是你自己挖的,跟我们没关系啊,大家都听到了,是他自己说要去跳楼的,长这么大我还从来没听到过这种要求呢。
老板败下阵来,签订了“丧权辱国”(用他自己的话说)的合同,合同里注明,所有款式全部被小兔标明型号,这样就不怕你们偷梁换柱了。
再来到YQ石膏线,还是石膏线帅老板最上路,姐,你那个价实在是不够本,你再加点,加上点我只要有利润,绝没二话,立马签合同。看看,这才爽快嘛,我们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上次我们那个报价确实不符合市场行情——但是话说回来,让你报价你不报,非要让我们自己报,想要从中渔利,没想到被我们报了个血本无归的低价,这怪谁——你们这都是自己挖坑自己跳啊。挖坑战术只对刀刀这样的“懵逼狗”有点用,现在面对“精明兔”这样的高手,基本上都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小兔给加了一千,好!爽快!签约!
这才是做生意的样子嘛。
 
刀刀和小兔认为,千里家书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今天的收获挺大,一下子搞定了三个类别的合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