诘问的意思,人生的诘问

 家居杂谈     |      2020-05-21 22:08
  诘问的意思:追问,责问,质问
  人生的意义是什么? 我想每个人都应该或深或浅地思考过这个问题 如果有人告诉我他/她从未思考过这个问题 我不发表任何意见 大概是七年前我就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那时主要是针对学业上出现的一些问题 思考了整整三年 得出了一个还勉强能说服自己的结论 当然这些年我也一直在验证和完善这个结论是否合理(这里不说正确) 并且也与很多朋友探讨过 今天我又一次认真的思考这个问题 思考的背景是 这些年发生的事情 特别是今年所发生事情 我一直认为 一个人生下来到死如果从未思考过这个问题与草木无异 浑浑噩噩 当然 思考过这个问题也不代表活得清醒 甚至反而更加迷茫 或许那些从未思考过这些问题的人活得更加轻松 快乐 “人生识字忧患始” 在某种角度上 对事物认知的开始 也是痛苦的开始 我以前总是不明白 像海子 海明威 川端康成 三毛 伍尔夫 等等 这些聪睿的人为什么会选择自杀 也不明白 高僧死前的淡定和从容 可能是生物对死亡本身的畏惧和求生的本能 在我读小学的时候发生的一件事情 让我那些年一直怀着恐惧活着 走路遇见陌生人很远就提防着 晚上睡觉怕人闯进来所以那些年月 我想了很多法子来提防别人 制造些拙劣的机关装置之类的东西 我并没有想过去伤害别人 当然当别人想要伤害我时必须让他尝尝代价 对人的畏惧 对社会某些东西的怀疑和不相信 导致我很少在不熟悉的人面前说话 也直接导致在传授弟子时第一件教的就是 不要相信任何人 相信任何人 那种畏惧也迫使我必须从书本里学习知识来保护自己和提高自信 学习一些仪器设备的原理、制造和心理学及战争兵法玄学之类的 这样的主要目的是出于保护自己 现在扩展开来 也是对自由和快乐的拥有权的捍卫 众所周知 自由是相对的 而快乐是情绪的一种愉悦感 这种感觉的获得有多种方式 归根结底 是要在绝对自由的基础上才能获得更深程度的快乐 比如对物质的享用与拥有 对某种技能的习得等 由于社会的性质 我们在想取得绝对自由的同时很大程度在占据别人的自由 这又分显性的占有和隐形的占有(不细说)由于自由的相对性 导致我们只能尽可能多的拥有它 而自由是个抽象的东西 它可以转换成对其他事物的支配能力 在地球上 这个主要的支配对象就是人 人是当今地球上的主宰 取得了对人的支配能力 就等同于 支配整个地球 从而获得更多的自由 你想支配别人 别人也想支配你 这就是弱肉强食的血腥竞争 这样的竞争也是社会进步的根源 这是一种很残酷的进步 社会前进的巨轮下躺下的千百年来劳动人们的血和汗 地球有限的资源是支配操控人们的有力法宝 由于资源的有限性与人类欲望的无穷性的矛盾 人们的竞争实际上是对资源分配和占有的竞争 这也是经济学的核心内容 凡是狭义的战争(刀兵)和广义的战争(各种其他获取资源的手段) 都是对资源的获取和再分配 一个人 一个家族 一个集体 占有越多的资源 对其他人的支配能力越强 在这个获取的途径中不乏暴力、血腥和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 只有对资源的占有量超过平均数 在理论上你是个支配者 而在实际上 你不过是更大的支配者的被支配者 社会的结构形态就像一把无形的锁链困住你 压榨你一生的血汗 即使你充满无奈 但是摆脱不了 一些人通过肉体 一些人通过姻亲 一些人通过黑暗交易 一些人通过武力 等等 都是在既有规则下的捷径翻身 凡是改朝换代都是对权力的重新洗牌 和谁拥有剪普通民众羊毛的剪刀问题 即将丢失这把剪刀的集团会极力争取 最终占有这把剪刀的会建造一个强大的武装力量和社会体制来保护这把剪刀不被下面的人用自己用过的手段在夺取它 这就是国家的形式 它是统治者榨取平民的机器 实际上是种很残酷和非人性的压迫和奴役 一方面他们通过武力占据地球上的资源 比如土地、河流、矿产等 一方面人类生存生活离不开这些基础资源 而统治者实际上是通过抢夺自然资源再转手卖给被统治者 并通过武力保证这个拥有权 本质上讲 地球上的(乃至整个宇宙)资源并不属于任何一个生物群体 任何一个组织 任何个人 人本身是地球资源的一部分 生物死后 遗体也将变为泥土 风尘雨露 从小的概念上讲 地球上的资源每种生物 每个生物各体都有份 再小一点是人人有份 所以通过武力建造一个社会机器是十分蛮野的行为 国家这个机构也是统治者的幌子 如果撇开国界 让人类自由的交往、贸易 也是可能的 这里可以把国内的一个省份放大成一个国家 我们可以看得更清楚 我们地球未尝不可以组建成一个地球国 尽管各民族风俗不一 武装是有形的 社会结构形态是无形的 所谓的孔孟之道也是对权力的巩固和愚化民众 是人类思想针对政治的产物 而大多数宗教是对这些意识形态的无奈而走向的心灵归宿 社会的形态结构 规定了你人生的轨迹 出生 读书 结婚 生子 退休 等死 一个人 其中大部分时间和精力 用于社会的再生产 结婚生子是保证后续劳动力 所以社会形态结构才是个可怕的东西 武装并不可怕 我们扪心自问 生活中有几件事情在宏观上(最初出发点)是我们乐趣去干的 (我指的微观是在不得意的情况下取得乐趣,比如考试,你很不想考,万幸的是你过了,这个结果产生的快乐感我们并不否认,所以称之微观。表达欠佳)我们结婚生子 很多情况下是要考虑很多的 当然爱与不爱也是个条件 但不是绝对条件 这也说明爱情并没有纯粹的 总带有交易性 实际上就是交易(我说得交易是物质上和精神上,比如朋友、亲人,双方都需要彼此间的微妙感情呵护,站在人性的角度上这是人类温馨的情感,站在另一种角度上其实也是种感情互换。只不过这种互换比较人性,人类美化了它的外表而已。详见本人《人性自私论》) 人性的自私 是一切邪恶的根本 也是社会形成和进步的根本 这类似二律背反原理我很多时候也很矛盾 比如人说 一个没有钱的人在丽江玉龙山下悠闲地看着青山绿水 云起云落 另一个月薪过万的白领每天在北京挤地铁 看老板脸色 呼吸着污浊的空气 到底哪个好?我们拿着过万的工资工作十二小时好 还是住在山水之乡 每天睡到自然醒 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好? 有失有得 取舍不同 而我想的是 我们什时候为自己 为内心的自己活过? 你为你爱的人疯狂过吗?爱有大声说出来吗? 你过得快乐吗? 时间跨过十年 你十年后想想现在值不值 甚至站在将死前的那一瞬 想想这一生为自己活过几天? 或者是死后 生前身后名真的可贵吗?每个人都想留点什么在这个世上 实际上每个人都留有东西 也没留什么 留得东西是每个人最终会化成宇宙中的能量和物质 这个本质无法改变 但这也是宇宙中原有的东西 只不过在概率上组合成了一个你 实际上物质还是没有改变 有些人总是像流芳名于后世 这是儒家愚化的结果 也是个成功的案例 然而 纵然你生前名满天下 死后这些名声与你其实关系不大 到后来只不过是个代号 表示曾经有那么一个物体存在过 而“存在”这个概念本身在哲学上是可以大书特书的 这里不详加讨论 每个人都应该问问自己 真正的活过几天? 是的 我也一直很困惑 我并不是个纯粹和聪睿的人 什么事情都必先考虑周到 考虑一切可能发生的事情 尽管我负了一些债务 买了很喜欢的古琴 过着也不算很艰苦的生活 但我很乐意 很满足 也有一些事情我也很迷惑 不知道对还是不对 或者 不能用对与不对来衡量事物的本身 比如 我很喜欢的姑娘交了男友 我该作何感想 一方面我很希望她幸福 另一方面 也很懊恼 自己原本也可以告诉她我喜欢你很久了 说的几率是一半 不说为零 而考虑到责任问题 究竟是忍了 我认为 一个人本身处在尚未可知的状态 争取他人的感情实际上是为了一己私欲做出对对方不负责任的行为 而十年后想想会不会后悔呢? 几十年后呢? 甚至在将死之前又会不会后悔呢? 或者自己一生过得潦倒 是不是庆幸自己没有把心爱的她拉进你的生活? 或者过得平淡 会不会得到一丝安慰? 又或者是家财万贯 名扬四海 而懊悔没有心爱的她与你共同分享? 而你又怎么知道 假如在多年前她进入你的生命 你的命运有另一番轨迹呢? 人生之事 本来就是个未知之数 惯性系中的引力与非惯性系中的惯性力等效也只不过是在多个大前提条件下成立的  而世上的规律 人情 又有什么肯定的东西值得参考和借鉴呢?

 上一篇:苦心孤诣的意思是什么  
下一篇:天赋异禀是什么意思,恰到好处 需要天赋异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