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生鱼片是唐朝传入扶桑的吗?

 家居杂谈     |      2020-09-30 22:24
日本就日本,扶什么桑,古代人所说的扶桑并非是日本独有的别称,至于生鱼片的习俗,在中原与日本列岛出现的历史都非常早,彼此之间没有太多直接的联系。

吃生鱼片是唐朝传入扶桑的吗?
扶桑,并不单指日本
古籍之中,经常会出现一个叫做“扶桑”的名词。
《山海经·海外北经》:汤谷上有扶桑,十日而浴,在黑齿北。
《海内十洲记》:多生林木,叶如桑,又有椹,树长者二千丈,大二千余围,树两两同根偶生,更相依倚,是以名为扶桑也。
通常,扶桑是古代传说之中的一个地名,虚无缥缈,或者代指三足金乌栖息的树木,或者代指太阳升起的地方,抑或是直接代指太阳。随着时间的推移,扶桑开始成为日本或者墨西哥的古代名称,也有扶桑位于西域或者山东半岛的说法。
虽然大多数情况下扶桑指代日本,但并不单指日本。
最早吃生鱼片的是中国人
虽然日本的生鱼片非常出名,但事实上,中国人吃生鱼片的历史要比日本久远很多。
目前最早关于国人吃生鱼片的记载,出现于周宣王五年的青铜器铭文之上,当时,鲤鱼生鱼片与甲鱼汤,是作为宴请宾客的上等佳肴。
《诗经·小雅》记载:饮御诸友,炰鳖脍鲤。
所谓的脍,就是指切得很细的生肉,而当时被做成脍的肉类,远远不止鱼类,还有羊肉等其他肉类都被做成了脍,而在秦汉之后,牛羊等脍基本消失,所以“脍”成为了鱼脍的专指称呼,而且最早出现生鱼片的地方并非沿海与南方,而是北方。
由于南方缺少相关记载,直到东汉时期,赵晔才在当时的《吴越春秋》中记载,吴国大军攻破楚国郢都之后,吴王阖闾设宴犒劳伍子胥,当时的主菜就是鱼脍。
东汉时期,生鱼片成为了当时的一种主流饮食风尚,甚至不吃生鱼片,会被视作一种奇风异俗。比如在东汉的《风俗通义》之中,就专门记述“祝阿不食生生鱼片”,被当时的人们看做是一种奇怪的地方风俗。
不过,有一点与现在的习惯不同,那就是古人所吃的生鱼片,大多都是淡水鱼,尤其是鲤鱼和鲈鱼,而比这两种鱼更加上品的,是青竹鱼和乌鳢,像是草鱼、鲢鱼之类,则被视作便宜的下等货,并不太受欢迎。
唐朝时期,由于皇室姓李的缘故,的确禁止捕捉与食用鲤鱼,但是皇帝下他的旨,民间仍旧照吃不误,《白居易在宪宗元和十年被贬为江州司马,路上做了首《舟行》,开头就是“船头有行灶,炊稻烹红鲤。”在当时,吃鲤鱼的行为压根儿就没停止过。
日本人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吃生鱼片的
作为日本料理之中的代表菜色,生鱼片在日本的历史也比较悠久,不过,日本的史籍之中最早有关生鱼片食用的记录,是在公元720年的《日本书纪》,这也是日本最早的史书。
在这本书中,有“白蛤脍”之类的记载,而在日本,脍指的是切得非常细的鱼贝类或者野兽的肉,也可以指代切得又细又薄的醋腌鱼肉制品。
由于书中对于生鱼片的记载,还有“脍”的描述,都与中原地区一致,加上当时正值日本大化改姓全面向中原学习,所以有人认为日本的生鱼片,其实就是从中原地区在隋唐时期传入的,但这样的说法,只能说有这个可能,但未必如此。
首先,生鱼片这类事物,根本无法通过实物保存来判断其出现的年代,只能通过文字之类的描述,然而古代的日本压根儿就没有自己的文字,缺乏有效的载体记录,说白了,日本人可能很早就开始食用生鱼片,但不知如何称呼、描述与记录这种食物;
其次,日本列岛周围环海,岛上河川密布,水产资源条件要远远丰富于中原地区,自然形成生鱼片饮食的文化的可能性极高,相同文化通常都有多源并发的情况出现,不一定必须是一个地区出现再传播到另一个地区。
再者,即便日本的生鱼片文化的确来自中原,也未必是隋唐时期,毕竟早在公元前,日本与中原之间就已经存在诸多联系,汉字也在当时传入日本,不过奇怪的是,汉字最初被日本人当做一种神圣的符号,并没有广泛应用于现实之中,东汉时生鱼片已经非常盛行,没有道理一直搁置了数百年,才在隋唐传入日本。
日本的生鱼片文化确实受中原影响很深
日本作为一个岛国,其海产资源要比内陆淡水鱼类丰富很多,然而在日本历史上的很长一段时间内,作为生鱼片主流的却并非海鱼,而是淡水鱼,尤其是鲤鱼。
佛教从中土传入日本后,受此影响,日本的天武天皇颁布《杀生禁断令》,禁止了诸多肉食的食用,不过鱼类例外,而在此后上千年里,日本人都非常钟情于素净清淡的白肉鱼类,大多都是淡水鱼,像如今以肥美著称的金枪鱼等,在当时并没有什么人吃。
除此之外,中原传入的醋、酱油酿造工艺,使得日本生鱼片饮食风味得到了极大的改善,久而久之,生鱼片在日本大行其道,而海水鱼生鱼片的流行,是江户时期才盛行的。
与日本生鱼片大行其道相反,中原地区的生鱼片饮食文化,在两宋达到极盛之后,于元朝开始没落,明朝时期普遍认为生鱼片会“引虫入腹”,因此逐渐少见,最终从中原饮食的主流队伍中消失,仅在部分地区有所留存。

标签:


 上一篇:清蒸排骨怎么做,清蒸排骨的做法  
下一篇:鸡蛋你喜欢溏心白煮蛋还是熟透白煮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