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成为AI来对抗AI,马斯克的野心究竟有多大

 家居杂谈     |      2020-12-28 21:20
2020年8月9日,美国富豪大亨马斯克在Neuralink公司召开的发布会上,和三只“小猪”共同向世人展示了他的最新成果,运用脑机接口技术的设备LINK V0.9。这场发布会在结束之后立刻空降热搜,国内外网友对于马斯克“与AI共生共存”的思想展开了激烈的讨论。那么假如马斯克真的能够在,脑机接口技术上取得重大成功,人类真的能够迎来一个和AI共生的时代吗?

用成为AI来对抗AI,马斯克的野心究竟有多大
在说脑机接口技术之前,我先和大家聊聊马斯克这位享誉世界的富豪。埃隆马斯克,是世界著名的企业家、工程师和慈善家,曾数次登上过全球富豪榜。据说,漫威电影《钢铁侠》就是以他的故事为蓝本创作的。按理来说,这样一个富豪,每天肯定是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用自己赚来的钱和各种名媛豪车打交道,可马斯克却不同,他是一个实打实的“工作狂”,每周工作超过100小时,而且从初创公司开始,马斯克就是一个“心系人类未来”的企业家,他的理想非常崇高,想要帮助人类拥有一个更加美好的世界。在太空、清洁能源和互联网,这三个会深刻影响人类未来发展的领域中,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取得了非常不错的成果。
而在发布会上介绍的脑机接口技术,就是马斯克对于“人工智能”这个领域全新的研究。在他看来,人工智能的发展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假如不加以控制,或者是给人工智能套上一定的枷锁,那么人类就是在自取灭亡,人工智能的潜在威胁大于核武器,巧合的是,不光是马斯克,就连宇宙万物理论奠基者史蒂芬·霍金,也和他抱持着相同的看法。或许是被这些科学家大佬所鼓励,马斯克在近几年越发坚定了,进军人工智能领域的决心。
那么马斯克研究的脑机接口技术到底是什么呢?脑机接口顾名思义,就是在大脑与外部设备间创建全新信息交换通路,一方面将大脑信号转化为机器可识别的信号,实现对机器的有效控制,另一方面将外部设备信号转化为大脑可识别信号,从外部对大脑进行直接干预。马斯克在去年夏天,就用小白鼠成功完成了实验,而今年则是更近了一步,将全新的LINK V0.9设备植入了小猪的大脑当中,演示了芯片是如何读取猪大脑的信息。同时,他的研发团队在发布会上表示,将芯片植入头颅的手术远远没有普通人想象的那么复杂,他们研发了一个极其精确的手术机器人,可以自动避开纤细的血管,只需短短一个小时就能够完成。
打不过就加入,这是马斯克对于人工智能的看法,他认为即使是在最乐观的假设下,人工智能也会越来越强大,靠着强大的学习能力,很快就能够通晓世界上的所有知识,他们在任何领域都将是霍金或者是爱因斯坦这个级别的人物。相比较之下,人类不仅速度太慢,而且也太笨了,不需要多久就会被甩开巨大的差距。既然打不过他,那就加入他们,与人工智能共生,可能就是未来人类为数不多的选择之一,也可能是最好的选择。马斯克之所以想要靠着脑机接口实现自己的梦想,主要是因为人机交互速度实在是太慢了,电脑和电脑交互的速度,大概是人机交互速度的几百万倍,假如脑机接口技术能够走向成熟,那么这就是解决人机交换速率问题的良药,是解决人机共生问题的关键,而这也正是马斯克建立Neuralink这家公司的初衷。
虽然Neuralink目前只推出了这一个产品,但他们研究脑机接口技术却是计划已久,在成立之后立刻就开始秘密储备,据传言,马斯克还曾开出惊人高价招募了大量人工智能领域的高精尖人才,就是为了实现自己的心愿。当然,世界上任何一种高科技技术,在成熟之前都会面临无数的挑战,脑机接口技术同样如此,因为这个技术是作用在大脑这样的复杂器官上,至少在无法百分之百确定安全性之前,马斯克只能够在各种动物上进行试验,就算能够保证极高的安全性,也需要考虑到人伦道德等方面的因素。
不可否认的是,马斯克的目标的确是想要靠着,脑机接口技术解决人类所有的大脑疾病,同时也希望能够靠此技术让人类走上,与人工智能和谐共存的道路,但是其过程之艰难不亚于从零制造一台光刻机。首先,目前人类对于大脑还知之甚少,生物学领域的生命活动基础仍是未解之谜;其次,脑机接口技术将经历,脑机对接、脑机交互、脑机融合三个发展阶段。目前还只是处于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的过渡时期,传感精度、集成计算效率、编解码能力、互适应手段等方面都还需要更多的研究;第三,科学技术需要大量的实验和准确的数据,现阶段的脑机接口技术,还缺少很多的实践经验,安全风险也不容忽视,电极植入、信号输入或输出的过程,都有可能造成脑部伤害。
尽管说马斯克在全球范围内,拥有着数量众多的忠实拥趸,但是反对者同样不在少数,大部分的反对者最担心的,还是这项技术是否会泄露隐私,和黑客是不是能够靠着脑机接口,“控制别人的思想”,毕竟脑电波信息的收集和使用,都有可能会涉及到对个人隐私的侵犯。而谁又能知道,那些神秘莫测的黑客是不是在某一天能够攻破马斯克的安全网络,通过脑机接口技术控制普通人呢?
自从提出人工智能这一概念以来,人类总是会忍不住去猜测,当我们真正能够研发出性能强大的人工智能后,他们那堪称恐怖的学习能力是否会成为我们毁灭的开始,无论是《终结者》中的天网,还是《生化危机》里的红白皇后,都生动的演绎了人工智能暴走之后,为全体人类带来灭顶之灾的恐怖景象。尽管说现在人工智能领域的确还处于萌芽阶段,但谁也不能断言,马斯克的担忧不会变成现实。

标签:


 上一篇:为什么中国移动信号质量差、收费贵,还有那么多人在用中国移  
下一篇:如果任正非退休,华为公司由谁接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