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朝真的是“暴秦”吗?你怎么看?

 家居杂谈     |      2020-12-31 23:22
聊这个问题得先从“手机”绕一圈。
我是顽固的小屏党,以前买了2台小米8SE,1台小米9SE,到了小米10,SE系列没了。没办法,4月份买了苹果SE2。这是我第一次用苹果手机。一段时间以后,总结出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感受。该怎么评价苹果手机?我觉得一句话足够了:大家说的都对。
确实漂亮好玩。很薄,不像手机像卡片,特别适合去超市购物和吃饭支付。揣在兜里不累赘,打开支付宝很快。听歌、听讲座很方便。完全契合我的需要。但另一方面,信号真不行,续航略微不太够用。
之前在网上看到过很多对于苹果手机的评价,有夸的,有骂的。玩几天以后发现,大家说的都对。
而且我觉得真正有意思的是:大家说的都对,这句话、这个感受。
这句话适用于历史、政治、军事、国际......很多地方。很多事都能套上。同样一个人、同样一件事、同样一个东西、同样一个国家,有人夸,夸的跟花一样,有人骂,骂的跟渣一样。哪个对?都对!分享一个小技巧,想得到真相很容易,把夸的人说的话扣除85%的水分,把骂的人的话也扣除85%的水分,再把两者加到一起,应该差不多了。别人说的话,85%的水分是一定要扣除的,这是基础。总有人拿一堆水货假新闻、月经贴捣乱,什么歼31要上舰了、歼10已经出口了、合同都签了,印度吓尿了、只有中国有30颗氢弹、世界大战要爆发了......这没办法讨论。注水假新闻,怎么讨论?想要真相、想追求真理,得先分辨真假,扣除虚假成分,然后把反正面放到一起综合考虑,不能只站在一个视角看问题。
抱着一堆注水假消息,还站在一个角度不变,非常要命。
当然,有的人乐意站队,乐意单纯的骂或者夸,乐意发泄情绪,很爽,那是另外一码事,不在探讨之内。
“大家说的都对”这句话,刚好也可以套在秦朝的问题上。
秦朝是不是暴秦?没争议,早有定论、公论,就是暴秦。
秦的崛起始于商鞅变法。商鞅变法使秦强大,最根本的原因正是商鞅充分激发了人性中恶的一面,充分的激发了人性中残暴的一面。实施军功爵制,砍掉一颗敌人的首级会得到巨大的封赏。只要砍下敌人的首级,士兵以及自己的亲人,生活会获得巨大的改善。这让秦军变成了野兽,在战场上作战极其疯狂。虽然前些年的纪录片把秦国的弩箭夸的很神奇,但秦国的装备,在当时并不是最先进的,甚至是略微落后一些。韩赵魏的武器都很先进。是因为秦军受的刺激更强烈,恶、暴力的基因激活的更充分,导致他们作战更凶猛,在战场上获得更大的优势。
对内,商鞅严刑峻法,把整个国家从上到下,从大臣到百姓管的死死的。同样是靠激发国家机器的恶、残暴去恐吓,去镇压,让臣民驯服,不敢有异议。只能老老实实的按统治者的意愿行事。让你干活你就得干活,让你打仗你就得打仗,让你生你生,让你死你死。
商鞅来秦国,最初是向秦王推荐帝道,秦王不感兴趣,之后推荐王道,秦王不感情趣,最后推荐霸道,秦王很感兴趣。
帝道与王道,是正道大道。是用善、柔治理国家,或者说善恶、柔暴两手治理国家,但效果太慢。齐国,走的是这条路,所以他被秦灭了。霸道的好处是见效快,立竿见影。但死的也快。如果秦王采用商鞅的帝道、王道,秦国可能会晚几百年统一天下,但也会持续几百年,就像周,不至于二世而亡。
霸道靠纯激发人性恶的办法注定不会长久。道理很简单:痛苦。恶、暴和痛苦是正比关系,越恶越暴越痛苦。这种痛苦不仅仅施加在被征服的国家和人民身上,也施加在自己的国家和人民身上。恶的程度很高、暴的程度很高,痛苦的程度很高。但毕竟都是人,不喜欢痛苦喜欢快乐是本性,即便是秦人。当痛苦到达极限,超过了大家忍耐的极限,一起哄,强大无比的秦朝,沙堆一样坍塌。
庞大的王朝瞬间坍塌,他一定是恶的、一定是暴的、一定是让大家痛苦的。不然的话无法解释他为什么会灭亡。秦朝只维持了14年,非常短暂,是现实情况,他的“暴秦”也是必然。现在确实有不少人宣扬秦的种种好处,但只说这些,说的太过太夸张,秦为什么灭亡就讲不通了。
那秦就是单纯的恶、暴吗?也不是。不然逻辑也讲不通。
只讲恶不讲善,这个国家立不起来。如果秦国纯恶纯暴,他维持不到统一六国,自己提前崩盘了。
他肯定也有善的一面。
最起码一点,国家、统治者得讲信用。不能说话不算数,朝令夕改,反复无常。今天赏给我的,明天一个令你又收回去,绝对不行。
商鞅变法以后,秦国在战场上,在外交领域,不讲信用。对内还可以。商鞅变法也正是从立信开始。把这个柱子从东面搬到西面,赏你一辈子花不完的钱,说给就给,你敢搬我就敢给。信用立不住,国家也立不住。
军功爵,说斩一颗首级给你多少奖励就给你多少奖励。这块咱们没证据说明秦王讲信用,但可以推理出来:如果这一次人家拿着首级找你领赏,你不给,或者缩水,属于失信,下次大家就不相信你了,自然不会再为你卖命。但秦军历来打仗很热心很积极,侧面也能看出来,秦王是守信的。
难得!
很多朝代的动乱,都与统治者的诚信有关。军队、武将有了功劳,皇帝耍赖,舍不得赏赐,最后离心离德,酿成恶果,很常见。秦在这方面做的应该很好。不然解释不了秦军的战斗力强了几百年。
后世很多朝代的军功都是皇帝凭心情赏,多少随心情定。甚至说好的封赏,回头就不认账。秦有严格的制度,很细,多大的功对应多大的赏赐,明码实价,再加上统治者讲信用守规矩,既让大家明明白白消费又很放心,效果很好。
如果秦的统治者不讲信用,信用破产,撒谎成性,必然会失去军民大臣的支持,自己早就提前灭亡了,熬不到统一天下,充其量被别人征服,不可能大家团结去征服别人。
讲信用是一种很高级的善。
古代打仗粮食是关键,三天不吃饭,百万雄狮也会变成待宰羔羊。当时生产力落后,能富裕出粮食供应部队,非常难,是大事。国家不但需要大量的部队打仗,也需要十倍几十倍的农民去种地。征兵重要,征农民也很重要,甚至更重要。当时各国不仅要抢地盘,也要抢人口抢农民。但又不能总是靠打仗去抢,所以要靠:移民。
把其他国家的人民吸引到自己家来种地,是一项重要工作。秦在这方面做的也很不错。中后期,秦国的情况是当兵打仗的以秦人为主体,在后方种地的,很多都是其他国家移民过来的老百姓。
想把其他国家的老百姓吸引到自己国家种地,很明显,靠恶、暴是不行的,要靠善、柔。秦要给出非常具有吸引力的移民政策,才能让别人心甘情愿离开自己的国家,跑这里淘金。所以秦要说你来了,我给你多少地,然后税收有什么优惠。来的这移民必须要让他们过好日子,在秦国生活的很幸福美满,才能起到示范作用,吸引更多的移民来种地。

秦朝真的是“暴秦”吗?你怎么看?
秦军在战场上节节胜利,粮食充足是必备条件。长平之战就是赵国的粮食先耗尽,等不起,赵括才冒险主动出击。如果秦国的粮食先吃没,输的就是秦了。秦的粮食多,也能倒推出他的农业搞得不错。想把农业搞起来,也必须先让农民活好,能吃饱能干活。农民被剥削的太重,都饿死了,饿跑了,自然也就没粮食供应部队。
从粮食产量上能看出,秦的农民,日子过的还可以。不会太恶劣。里面肯定有统治者善待的因素。
另外一方面,秦法严酷,偶语弃市,走在大街上,俩人闲聊,直接拉到菜市口砍头。所以当时的局面应该是:规矩非常细、非常严,不守规矩,直接砍头剁脚。守规矩,还保证你日子能过下去。总比那些被灭国被屠杀的人强。有功,赏,有过,罚,绝不含糊。一套下来,最显著的成果就是:听话!所以不能单纯的说他暴,更不能说他好。
秦始皇这些年有个亮点:不杀功臣。他确实没杀功臣,最起码有名有姓的大功臣,没见过。吕不韦是自杀。而且就算秦始皇真杀了吕不韦也有情可原。吕不韦作为秦国的相,下台以后不断会见其他国家使臣,典型危害国家安全。就算秦始皇有些严酷的案例,但跟刘邦、朱元璋比,还是很仁慈,对自己人不错。出现这种情况还是跟秦法有关系,犯法坚决杀,不犯法坚决不杀,统治者依法行事,不按自己的性子来,事情就好办。作为大臣,法律再严酷,我不犯就好了。法律明文摆在那,条理清楚,不和稀泥,大家有法可循,自然不会犯,皇帝自然也不会杀。
明朝已经有三法司会审,制度相当先进,和现在的司法制度很像。但是,没有用。因为明朝还有:诏狱。皇帝下旨直接抓人,锦衣卫自己审,几乎不会有人活着出来。皇帝自己把制度破坏了,大家无法可依,只能听天由命,也就乱套了。
在这点上,秦做的恐怕比后来的绝大多数朝代都要好。秦法虽严但不乱。有些法看着宽松,看着慈悲善良,但最后往往变成好人吃亏坏人占便宜,大家无所适从。看着宽松,但说你犯法就犯法,说你没犯就没犯,昨天不算今天算,非常要命。
朱元璋生前说的好好的,不许重用宦官。但到了他儿子,就开始重用宦官,一直到崇祯亡国,一直重用宦官。很多时候统治者自己破坏法律。秦依法治国,从统治者开始,带头守法,不破坏规矩,比较罕见。
秦始皇不滥杀功臣,你没犯法就不杀你,有功按规矩赏。
秦,不能单纯的依靠恶、暴。他肯定要维护一群人,让这群人获得好处,然后再让这群人去打另外一群人。要维护的群体,需要一定的善、柔:吃饱饭、有力气、有奔头。
秦国奋斗几百年最终统一天下,这是事实。这里面必须有他好的因素支撑。
而秦朝二世而亡,迅速崩塌,也是事实。这必然是因为他坏的因素太多。
暴秦是真的,但并不妨碍某些人所说的优秀地方也是真的。两下加一起才是真正的秦,只不过在比例上应该明确一下,我觉得秦75%是恶,25%是善。一点善没有,不行。但善多了,譬如40%,他不会这么快灭亡。纵观历史,40%善的朝代,维持200年问题不大:好管、听话。有口饭吃就行,好死不如赖活着。大清还270年呢......没有外界干扰,不可限量......
统一六国之前,75%的恶,25%的善,其实没啥大问题,毕竟战争时期,大家艰苦一点,忍耐一点。统治者可以画饼,大家也有个希望,打完仗了,日子就好过了。所以,秦能坚持下来,灭六国。但统一天下以后,还是这个比例,不行!希望破灭。仗虽然打完了,但还是痛苦受罪,看不到尽头,没完没了的折腾。最后造反,散伙。
如果秦始皇完成统一以后做出调整,把恶的元素75%降低到60%,把善的元素25%提高到40%,也就没事了。
秦不是没有好的一面,只是比例太少。他也不是纯粹的暴,只是比例太高。治大国若烹小鲜,手艺不行,火候没把握好。
看待这些问题,要把大家说的放在一起综合分析,都对。不能这个对那个就不对。
喜欢的,全是赞美,全是优点,绝对不允许有半点缺点,必须完美。讨厌的,全是攻击,全是缺点,绝对不允许有半点优点,必须完丑......喜欢,夸的和花一样,不喜欢,骂的跟渣一样,没意义。

标签:


 上一篇:华为手机发烫什么原因?  
下一篇:为什么很多人说特斯拉很差差,但销量还那么好?